挖坑不填的某炎

emmmm这里沐剑炎呀和某个叫沐若雪的人是姐弟
一个励志让主页变成停车场的制杖沙雕文手
目前已经放弃学习画画决定当一名全职文手了
想要点文的话请私聊嗷【别想了没人点】
特别雷杰园杰医佣医之类的/皱眉
和老姐一样过激奈布吹
我人特好而且各种好相处
只不过被触犯了底线会各种腹黑【……】
我人好但不代表我好欺负,懂?
目前在摸西欧趴双佣,cp能get多少就多少emmmmm是糖,特别甜的那种,真的。【cp内含牙阝教】
老是挖坑又懒癌不填我也很无奈啊(:з」∠)_
在下是真.杂食动物【看我喜欢就知道了/不是】
接受扩列呀扣扣1596081968备注什么的随意就好
不接受ky和撕逼
性感剑炎在线精分

emmmm各位磕不磕泄愤的佣杰/尬笑【拖了很久的文现在才开始写/其实就是上次码了很多然后太混手一抖删掉了。。】是自家老公【老婆】帮忙写的开头呀 @清明明明明啊

嗝推销乐推销乐有没有小可爱来玩呀我们随时欢迎(:з」∠)_ 我和这个刺客接车戏其他不接的emmmm想要小可爱来玩这个刺客是我的谁也不给抢顺便占tag致歉

清明明明明啊:

群宣加占tag抱歉w

啊这是这个第五人格语C【搞事】群哈哈哈x有没有小伙伴想来玩语C【搞事】的都可以进来玩!噢对了里面有只感染皮的奈布卖烟哈哈哈,一块钱一根那种,各种品牌都有w @今天的炎也没摸出西欧趴呢 【推销】说实话这个群挺冷的所以想多拉点人啦xxx


emmmm一个群宣也会屏蔽嘛有没有小可爱来这里呀这里有一个想日同体的刺客【清明】一个卖烟的感染【我】还有卖药的白纹【他哥】有没有小可爱来 @清明明明明啊 来咱们一起

和老姐激情讨论从双杰莫名其妙变成了双佣车戏 @是我杀死了知更鸟

嘤。作死断腿了,我欠老姐四篇她才欠我一篇 @沐沐沐沐沐若雪 记得你的杰佣r18/疯狂暗示

论不会画画是多么痛苦

摸人设这种东西没有画是摸不出来的:)心累.JPG

老是占tag你好意思吗你?不好意思我真的好意思【被打】

emmmm又是我来占tag了(:з」∠)_ 西欧趴嘛,,和老姐交涉了一下发现貌似要私设,,(:з」∠)_ 心累ing看看什么时候先把私设摸出来再写emmmm一如既往占tag抱歉!

占tag抱歉!

就,,新出的感染,,就jio得和刺客很配(不你冷静),,很适合那种西方猎魔人和狼人的那种,,并且后续有车的那种,,甜甜的那种,,想写,,(不你有懒癌)如,,如果有人想写的话就说一声好了,,没的话自个儿看看怎么想个开头bibi一下吧(:з」∠)_ ,,占tag真的抱歉!

在下暗香男弟子在下很慌

昨天用暗香发了条消息给个少林的,当时我看走眼了以为那个是武当,完了换了个华山的四处勾搭武当小哥,结果仔细一思想哎我刚刚用暗香勾搭的貌似不是武当是少林啊woc!

哎完了世态炎凉。。。怎么办我要怎么办???

雷安的圣诞贺文 相信我这是糖

【跟我回家】 我已经追踪他很久了。 我是雷狮,我的家庭教师叫安迷修。我已经喜欢他很久了。 他每天都是自己一个人骑着单车回到他的住所。他的家是个不足二十平方的出租屋,他长得很好看,暖暖的棕色头发,碧绿色的眼眸,像是里面有碧波蓝天一般。他是一名教师,也是我的家庭教师。虽然长的好看,但是有不少女生以他太穷了为由拒绝他的求婚。而我作为他的学生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我很喜欢他。 而我一直不动声色的把这个秘密隐藏于心,因为我怕他听到这个消息拒绝了我,然后消失,那我就再也见不到那个令我感到温暖的人了。就这样,这个秘密一直藏在我的心底,藏到了平安夜。 晚上,安迷修按时来到了我家,手上除了平常的教材教科书等东西之外,还多了一袋苹果,他的脸上洋溢着笑容。他把书放在我的书桌上,并没有急着给我讲课,而是从袋子里拿出了一个苹果,用刀削好皮之后递给了我,眼眉间尽是温柔地说:“平安夜快乐,雷狮。”我是一个富家少爷,要是在平时,这种货色的苹果我瞧都瞧不起,但看在是安迷修好心好意买来的那我就尝尝吧。 嗯,有点甜。 我看着安迷修那俊俏的脸,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约了他明天和我去看电影,而他也答应了。然后…那天晚上的课讲的特别顺利…因为平常我都是在捣乱而不是在安安分分的听课。 第二天晚上安迷修如约而至,我俩一起走进电影包间,因为我不喜欢在看书看电影的时候旁边有人在吵吵闹闹的,因此我每次看电影都是包场的。 电影很无聊,我出于想调戏调戏安迷修的心理问了安迷修他喜欢什么样的女生,他迷茫的看着我,问我为什么问这样的问题,我说只是好奇问问而已,于是他就说喜欢那种阳光开朗一点的吧,我就问他那我够不够阳光开朗,而他愣了一会眼泪如同泉涌一般从他的眸子里涌了出来,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就哭了,我第一次看见他哭,以前我闲着没事的时候经常问他有关于他身世的问题,他说他从小父母双亡,是个孤儿,是一个很好心的好人把他养大的,教会了他很多东西,但是他死了,死于…战争。安迷修说那个很好心的人死的时候,他没哭,父母死掉的时候,他也没哭,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自力更生的时候,他面对那刚刚开始的一无所有他依然没哭,他一直在努力不让自己被生活打败。然而今天的他哭了,哭得很厉害。我不知所措只好抱住他说:“别哭。”他整个人窝在我怀里抽泣。 当从电影院门口分离的时候,他跑开了,是抹着眼泪跑开的。我拉住了他的手,吻了他的嘴唇,他的嘴唇上有点淡淡的薄荷味,分开时他的脸上红的好看,我紧紧抓住他的手,说“安迷修,”他抬起头,等待着我说出下一句话,我露出了平常难得一见的温柔:“跟我回家吧,我能陪你一辈子。”

    虽然安哥和雷总的语言没几句并且更像是雷总的自述但是相信我这是雷安文